热收缩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在深圳做蚁族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7:48 阅读: 来源:热收缩套厂家

所有痛苦都是快乐的前奏

2005年7月,大学毕业后我南下深圳。到了深圳,我联系上了一个师姐,并在南山区一家电子厂找到了她。师姐将我带到了一个位于城乡接合部的村子,将我暂时安顿在了她的出租屋里。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开始外出去找工作,但投出的简历却石沉大海。

接下来,一个关于生存的难题就摆在了面前,我只剩下300多块钱,如果再找不到工作,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于是,我应聘到一家饭店做了服务员,每天在饭店里迎来送往,端盘子刷碗。我深切体会到了师姐说过的话:当你发现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时,你的自尊心就会低到了尘埃。

在饭店做了一个月之后,我接到了一个远在昆明的同学的电话,同学说他在昆明与人合伙开了一家贸易公司,效益非常好,平均月收入8 000多元,问我愿不愿意干。天上掉馅饼,于是我立刻辞了职,欢天喜地收拾行装去了昆明。到了昆明之后,同学将我领到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同学带我去应聘,我跟着同学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居民小区的一套房子里。那套三居室住了二十多个人,大家都在地上打地铺睡,伙食也很差。但接下来,让我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安顿下来后,我就和那些员工一起开始在这套房子里接受培训,一个衣着光鲜的人极尽吹牛般地给我们讲课。我立刻明白自己是被同学骗进了传销组织,我的头上冒出了冷汗。我知道,一定要逃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由于我每次外出都被老板安排的人盯得死死的,始终找不到逃离的机会。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我向老板请假说要外出买日用品,老板安排两个人盯着我。在路上,我七绕八绕摆脱了盯梢的人,打了一辆车直奔车站。

在车站售票处,我犹豫了。是回老家,还是回深圳继续打拼?几经犹豫,我还是选择了后者。自己这样身无分文回去太丢人,还是回深圳吧。

就这样狼狈地逃回深圳。师姐知道了我在昆明的遭遇后,责备了我一通,然后鼓励我再去人才市场碰运气。然而在人才市场奔波了十几天后,我还是一无所获。为了生存,无奈之下我加入了卖保险的队伍。由于初入行,没经验,我的业绩很不理想。2005年春节的时候,为了能多卖出几份保险,我还奔波在深圳的大街上。在万家团圆的时刻,我的心里充满了辛酸与苦涩。然而我回不起家,也无颜回家。

就这样挺到了2006年年底,我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在接连参加了几场招聘会后,我接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试通知。在这家公司的一间写字楼里,我见到了公司的邢总经理。这个年轻的老板对我说:我知道你是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没有相关工作经验,这个我们不在乎,不过前提是你得长期在我们这里干,不能做几天就走人。还有就是我们公司是做整体厨房代理的,刚刚起步,工资只能给你开1000元,这样的条件,你能接受吗?没问题。我爽快地回答。因为之前待遇更低的工作我都做过,这样的待遇相比之下还说得过去。当天,我就下了决心。

上班后我才知道,这家公司规模很小,一个经理、一个出纳兼会计、两个业务员,再加上我这个经理助理,一共才五个人,而我这个经理助理的工作,就是每天陪着邢总出去谈生意。

在邢总身边的那些日子,我受益匪浅。他教会了我这个初涉社会的黄毛丫头如何应付社会上的各色人群,包括待人接物的礼仪、与人交谈的口吻、产品营销的技巧以及广告策划与创意的基本知识等等,这些为我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使我从一个职场菜鸟逐渐蜕变为一个成熟的职业人。而与此同时,我也自觉不自觉地将邢总当做了自己奋斗路上的导师与楷模,与邢总相比,我总能发现自身很多的不足,我努力改进,在不断的学习与磨砺中,我成长着进步着,也得到了可观的销售提成,掘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虽然我仍然住着简陋的出租屋,吃着简单的饭菜,但我却活得很充实,对未来无限憧憬。

在邢总身边做了三年。由于自身发展的需要,在2009年国庆节后,我离开了公司,自筹资金代理了一个品牌的运动鞋。创业初期,因为有着良好的推销基础以及较强的营销能力和对市场的敏锐观察力,再加上我个人的勤奋与努力,我的业务做得得心应手,没用几个月,公司的运营很快上了轨道。

现在,坐在宽敞明亮的写字楼里,回顾曾经的那段蚁族经历,我的心里有很多感慨。在经历了长达4年多的蚁族生活后,我对人生、对工作都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也可以说,那段日子是我一生的财富。只有经历过坎坷的人才能够更加珍惜自己的拥有,并因为珍惜而更加努力。

临汾订做工作服

亳州订做西服

青海订做工服

邯郸订制西装